做最好的美高梅娱乐

雨窗日记

“学什么的

十一月三日,多云转中雨

灰蒙蒙的天,分不清是天色要黑,还是她要哭秋日里,暮色本就比寻常来的还要早,这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孟倩也就将信将疑地踱了上去

抬头车,还是空空的很快,她便找到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想透过窗来看看这天究竟是要怎样可天黑得真快啊很快,窗上就只有她自己的那张脸可以识得出了稍转了一下视线,却发现窗子的上角突然出现了一张略小的脸,倒给原来的这张脸添了些许惊恐的神情孟倩转过头的时候,只一个小男孩直直地站在过道中间,恰恰站在了她的背后那张灰突突的脸,哭丧着,手里抓着一摞报纸孟倩顿了一秒,把惊吓不经意地收了起来,摆出一张漠不关心的脸,无神地看着他下一秒,男孩皱起了眉头,绷紧着下唇,提起了下巴,有意识地抖着唱起哭腔,“姐姐,姐姐,买一份报纸吧”他在每一个座前大概都重复着同样的事,不一样的是,他在这儿站的时间远比别人那儿长了许多因为整个车厢,就数孟倩看起来年纪最轻了别的脸,或转向别处,或露出凶相他见我既不赶他,骂他,也不睬他,便也是没趣的收起了演技,下了车

窗子上上下下地动着,车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想做生意的,都一一上来走了一圈,和商量好了似的,一个下车,另一个再上来,卖报的,卖冰糖葫芦的,发传单的,都齐了,好不热闹一时间车子已经发动,引擎的声音将这些形形色色的怪人都赶了下去剩下的净是些乘客间的话语和不满司机久久不舍发车的牢骚在这些人里只有一个声音明显的很,目标也比别人大得多我朝那看去时,一个臃肿的中年妇女因为票价比来时贵了四块,而与售票员你一句我一句地每说一句,眼便朝着售票员睁一下,身上的脂肪也抖一下还时不时地指责坐在那附近的晚辈,为什么偏偏要选这个时候去拜访某位亲友“别吵了,我手机没了”,一个男子的突然发声,打断这持续了十几分钟的你来我往这个男子不知是她的谁,他的手机也不知是丢了还是被扒了总之,妇人终于不闹了,低头小声絮叨起来售票员也往一旁翻了个白眼,哼了一声,走开了尽管只是这样,却又让车里的嘈杂都融在了一起,终于什么也都听不清了,只是如耳鸣一般,我便干脆戴上耳机,一个人静静地盯着窗外看

一首歌还没完,窗外的黑色便抖动了起来想着,司机已经等到了最后的客人,可以心满意足地发车了车里安静了下来,我摆正了坐姿一套整洁的西服裹着一付大概三十岁左右的皮囊上了车,正要坐在我身边的位子他看到我在看他,眯起眼,咧着嘴,朝我笑了一下不知怎么的,我不觉得曾经有见过那样的笑容,不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