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最好的美高梅娱乐

药炉飘香

第一次被江城夫妇邀请,到她家中做客,是今年十月的事情。那时,我被约稿催得心烦,几天几夜也扣不出一个字,对自己的文字完全丧失了信心。再加上感冒上火,前列腺痛得连走路都困难。即便这样,我每天依旧坚持做上几道菜,勉强自己吃下去。可是,面对着香喷喷的饭菜,却没有一丝食欲。

对于江城夫妇的邀请本没当真。要我去他们家做客的话她已经说过多次。只是,这一次她说难得十一假期,老公的父母,孩子都在,一定要我去感受一下他们的家庭气氛。我若不去,就是看不起他们。我只能答应。

江城在苏州条件算是一般。夫妇努力工作,首付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二手房,一辆桑塔纳。也算是车房一族了,对于一个打工者来说已当属不错。

坐了几站地铁,下车再转乘公交,便来到她居住的小区。

走进江城的家,正面是客厅,屋里笑语喧哗。她忙着给我介绍老公乡下来的父母,我一看,两位老人的腿上都打着石膏。江城说,父母在乡下赶集的路上被一辆卡车撞了,司机逃逸了。

我进门时,她也正在服药,大概喝的什么中药,药味很浓。喝完药,她忙里忙外地伺候老人。

看我腿脚有些不灵便,她问我怎么了?我只好如实相告,说是前列腺炎。她说男人这病比较顽固,要我安心静养。

晚饭吃得很丰盛,江城夫妇和她的父母都劝我多吃一些。她漂亮的女儿高兴地对我说,叔叔,你来了真好,我们家好久没吃过这么好的饭菜了,以后你可是要天天来啊!

吃完饭又闲扯了一阵,我便起身告辞。江城一家人极力劝我留下来,说天这么晚了还回去干吗?哪里不能将就一夜,再说孩子很喜欢我,晚上留下来,给孩子补习补习作文吧。

我说,家里多了两个老人,住的本来就不宽敞,我还添什么乱。此时,她的女儿已经拿过了作文本,要我帮她看作文。我只好勉为其难地留了下来。

那夜,我睡江城夫妇的床,他们夫妇和父母睡在客厅里,她说这样照顾起来更方便一些。

我进了卧室,刚躺下不一会儿,便有人敲门。江城进来,手里拿着一个小手炉,递给我,她说,这是我妈去世留下的东西,算是传家宝,对各种病症都有疗效,她要我不妨试一下。她已经点了草药,药炉散着药味,然后她就退了出去。

我把暖烘烘的药炉放在那疼痛的部位,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居然一夜到天明。

天明时我刚推开门想去洗手间,却见江城的女儿站在卫生间门口擦眼泪,江城站在一边安慰着她。

相关阅读